<noframes id="nd9lj"><form id="nd9lj"><nobr id="nd9lj"></nobr></form>
<address id="nd9lj"><listing id="nd9lj"><menuitem id="nd9lj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<address id="nd9lj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nd9lj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nd9lj"><nobr id="nd9lj"><meter id="nd9lj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nd9lj"><form id="nd9lj"><nobr id="nd9lj"></nobr></form>
首頁 報告正文

中國地方政府數據開放指數(2021上半年)

今日,復旦大學聯合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發布了“2021上半年中國開放數林指數——省域標桿”暨《中國地方政府數據開放報告:指標體系與省域標桿》。

2021年起,指數制作方將原來的“省級”指數調整為“省域”指數,從而將省作為一個“區域”,而不僅僅是一個“層級”來進行評測。其中,指數的評估指標體系共包括準備度、平臺層、數據層、利用層四個維度及下屬多級指標:

準備度是“數根”,是數據開放的基礎,包括法規政策效力與內容、標準規范、組織與領導等三個一級指標。

平臺層是“數干”,是數據開放的樞紐,包括平臺關系、發現預覽、數據獲取、成果提交展示、互動反饋、用戶體驗等六個一級指標。

數據層是“數葉”,是數據開放的核心,包括數據數量、數據質量、數據規范、開放范圍等四個一級指標。

利用層是“數果”,是數據開放的成效,包括利用促進、利用多樣性、有效成果數量、成果質量等四個一級指標。

截至2021年4月底,我國已有174個省級和城市的地方政府上線了數據開放平臺,其中省級平臺18個(含省和自治區,不包括直轄市和港澳臺),城市平臺156個(含直轄市、副省級與地級行政區)。與2020年下半年相比,新增32個地方平臺,其中包含1個省級平臺和31個城市平臺。

全國地級及以上政府數據開放平臺數量增長顯著,從2017年的20個到2021上半年的174個,“開放數據,蔚然成林”的愿景已初步實現。

目前,我國64.29%的省級(不含直轄市)政府已上線了政府數據開放平臺。如圖4所示,自2015年浙江省上線了我國第一個省級(不含直轄市)平臺以來,省級平臺數量逐年增長,目前已達到18個。

截至2021年4月,全國各地上線的省級(不含直轄市)政府數據開放平臺的地區分布如圖5所示,顏色越深,代表平臺上線時間越早,整體上呈現出從東南部地區向中西部地區不斷延伸擴散的趨勢。

截至2021年4月,全國省域數據開放平臺的整體上線情況如圖6所示,省域數據開放平臺包括省(自治區)本級和省內下轄地市的平臺,圖中顏色越深,代表該省域數據開放平臺的整體上線程度越高。目前,只有廣東省、廣西壯族自治區、山東省、四川省與浙江省的省(自治區)本級和下轄絕大部分地市都已上線了數據開放平臺(圖中顯示為全境深綠色或基本深綠色的省域)。

同時,安徽省內已有相當部分的下轄地市上線了數據開放平臺,但省本級平臺尚未上線;而福建省、河北省、河南省、湖南省和陜西省雖已上線了省本級平臺,但省內絕大多數地市卻尚未上線平臺。從整體上看,東南沿海省域的政府數據平臺已經基本相連成片。然而,目前全國仍有吉林、遼寧和云南3個省的省本級和下轄地市均未上線數據開放平臺(圖中顯示為全境灰色的省域)。

圖7是省域數據容量前十的地方,反映了省域有效數據集總數和數據容量之間的關系。山東省的省域數據容量和省域有效數據集總數最高,浙江省和廣東省的省域數據容量僅次于山東省,其次是貴州省、四川省等地。數據容量更能反映一個省域的數據開放總量,從圖中可見,雖然有些省域的數據集總數并不大,但數據容量卻遠高于其他省域;而有些省域的數據集總數雖然較大,但數據容量相對于其他省域卻并不占優勢。

2021上半年全國開放數林標桿省域的指數分值、排名和等級如表2所示。在這五個標桿省域中,浙江省的綜合表現最優,進入第一等級“五棵樹”;山東省表現優異,進入第二等級“四棵樹”,其次是四川省、廣東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。

具體內容如下

責任編輯:藺弦弦

分享:
數博故事
貴州

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

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

貴州大數據企業

更多
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
企業
更多
美国成年性色生活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